当前位置 : 浙江文明网 > 要闻

"五一"前夕 中宣部中外记者见面会上 宁波的码头工人亮相

发布时间:2021-04-30 09:36:04 来源: 浙江新闻客户端 王凯艺

  4月29日10时,中共中央宣传部举行中外记者见面会,新时期工人党员代表围绕“弘扬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与中外记者见面。

  在记者见面会上,五名优秀工人党员代表受邀登台,讲述了各自精彩的奋斗故事并回答记者问。其中一位,就是浙江省海港集团宁波北仑第叁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桥吊班大班长竺士杰。

  当天下午1点,竺士杰在微信朋友圈晒出了自己与中宣部对外新闻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寿小丽,以及另外四位优秀工人代表坐在台上的照片。他还配文:叁天北京之行,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还算比较圆满的完成了此次北京之行的任务,已在火车站候车!再见啦!又是人生经历当中,一次珍贵的记忆!

  下午3点许,当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致电竺士杰时,他正在从北京回宁波的高铁上。“作为宁波舟山港的一名桥吊司机,这次能代表全国工人党员登台发言,是我莫大的荣幸。这也是党组织交给我的神圣使命。”电话那头的竺士杰,心情依然激动不已。这次北京之行,他还特意带上了一台桥吊模型,以便更形象地介绍桥吊司机的工作。

  当时,竺士杰是第一个做自我介绍的。这名“大国工匠”、全国劳动模范虽已“身经百战”,但他坦言自己在台上还是有点紧张。台下,中央人民广播电视总台、封面新闻、工人日报、红星新闻等多家媒体高度关注竺士杰,并纷纷向他提问。

  竺士杰这样介绍自己:

  我是一名桥吊司机,我叫竺士杰,摆在我身旁的这台模型就是我每天要开的吊机。真实的吊机有49米高,49米相当于16层楼高。我是坐在白色的小房子里控制集装箱的吊装,起吊集装箱的核心是要讲究“准”字,就像打靶一样,要非常准。我的操作是要在49米的高空弯腰低头来控制吊具准头,吊具上有4个锥形的锁头瞄准集装箱的锁孔,集装箱的锁孔四个角上分别有6×12厘米大的锁孔,我一次要把它准确地对进去,要控制住吊具的晃动以及海风、海浪的影响。根据工况的不同,我们有时候需要通过8个锁头把2个并排的集装箱同时吊装起来。我在23年的工作里,形成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操作方法。现在我们吊起2个集装箱大概只需要1分多钟时间,这个速度在世界上应该也算是领先的,这就是我们的“中国速度”。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

  台上的五位都是各自岗位上的佼佼者,首先向你们五位表示敬意。你们都是优秀的共产党员,有坚定的理想信念,我特别想请你们谈一下,在你们入党时的情景和当初的初心,以及在你们人生的成长过程中,在你们事业发展的过程中,这份初心对你们有什么影响?谢谢。

  竺士杰:

  我是2009年3月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工作不久后的2003年提交了入党申请书。我所在的营运操作部现场支部一直就是优秀的党支部,当时我们正在成立一支突击队,对当时唯一的一条欧洲航线的干线船进行效率的攻关。当时加入突击队的都是优秀的劳模党员先进,我就非常的羡慕,觉得进入这个突击队是非常光荣的事情,所以我就提交了入党申请书。所以,我的初心就是要练好技能,成为优秀的操作司机。2009年我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现在我带领我的班组、我的团队,钻研技能、创新技能,在班组里面形成“比学赶帮超”的良好氛围,为浙江海港“世界强港”建设作出我们自己的贡献。谢谢大家。

  封面新闻记者:

  这个问题想提给竺士杰老师,我们知道港口产业工人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比较枯燥的工作,但是您在这个岗位上坚持了很多年,而且还不断创新桥吊的操作法,请问您是如何做到的?对于更多年轻刚入行的产业工人,您想对他们说什么?谢谢。

  竺士杰:

  确实,我在港口工作已经23年了,大家觉得我起吊集装箱是非常枯燥的,但是我觉得我在海港工作开吊机非常有成就感。我刚进入公司时,我们的码头吞吐量一年只是50万箱,到去年我们码头已经突破了2800多万箱,我们的码头在飞速发展,并且我在这个岗位上也经历了很多的很具有挑战性的工作。比如我曾经抢卸过一条海上发生事故的发生碰撞事故海难船,船头进水,有两个舱,有可能面临沉没的风险。我们公司承接了这个项目,我和我的团队用了不到48个小时就顺利抢卸下了1735个集装箱。当我们把这条集装箱船抢卸下来的时候,外国船长对我们技能工人说:“你们是好样的。”所以,这样的一些经历帮助我在这个岗位上坚持创新,提高自己的操作技能,所以我觉得一点都不枯燥。

  我们的海港已经是集一流的设施、一流的技术、一流的服务和一流的管理于一体。今后在世界级强港建设工程中,我觉得年轻人应该是大有作为的,我也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加入到我们的团队当中来。谢谢。

  工人日报记者:

  各位代表都来自不同的行业,有我们所说的传统行业,也有“叁新”领域,请问各位代表,在这些年中在你们长期扎根一线中,对你们行业发生的变化有什么切身感受,能给我们讲讲吗?谢谢。

  竺士杰:

  我来自海港,是1980年出生,是在国家改革开放中成长的一代。我参加工作是2000年前后,也是我们国家加入世贸组织、港口大发展的时期。所以我的体验是非常深的,我们看到100年前的港口工人,他们干的都是重体力活儿,肩拉背扛,做得非常辛苦。刚刚我在开场白时已经介绍了,我开的是巨型吊机,又是国产化的,我们一次抓起集装箱重达60吨,所以跟100年前的工人比,他们一年的工作量可能新时代的工人几分钟就能完成了。新时代的码头工作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谢谢。

  红星新闻记者:

  我的问题是,各位代表在岗位上都是技术能手,我关注到一个问题,近年来年轻人就业难与一些技术岗位的用工荒同时出现,许多年轻人不愿意走上技术工人的岗位,应该怎么引导他们作出正确的职业选择?谢谢。

  竺士杰:

  我是职业技工院校毕业的,学的就是技术,我在这条技术成才的道路上感悟了很多。我在一线岗位当中沉下心来,以工匠精神的引领去做好每一天的工作,在这里工作20年以来,我不断在技术岗位上取得成绩,我有自己名字命名的工作室,我又成为了高级技师,后来我又获得了国务院特殊津贴,成为了技能专家。所以,我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些技能成长的经历,我觉得能够给予很多年轻人一种示范。我觉得只要沉下心来学好技能,以工匠精神、劳模精神引领自己的职业道路,做好每天的工作,这样也一定能够成为有用的人。谢谢。

  听了其他代表的感言,竺士杰最后还补充道:我的工作室团队里面也有很多年轻人,有“80后”、有“90后”,现在我的团队中有两个全国技术能手,有6个全国交通技术能手,所以大家都是通过技术技能成长成才,我觉得年轻人只要一技在身,走遍全国、走遍全世界都不怕,我是深有体会。

标签:编辑:陶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