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浙江文明网 > 市县动态 > 台州 >

善美仙居人|项菊香:为爱守护十七年

发布时间:2021-04-27 10:37:59 来源: 文明仙居公众号

  17年前,她在医院做护工时,照顾一位被车撞成植物人的姑娘。

  17年后,姑娘成了她的亲人,姑娘说:“她是我亲妈。”

  她就是“最美护工”项菊香,仙居县安州街道居民,今年65岁,先后获浙江好人榜孝老爱亲好人,台州市十大孝贤提名奖,第七届感动台州提名奖,第六届台州市道德模范,第二届仙居县道德模范等荣誉。2017年5月,央视12频道“道德观察”栏目播放了《好母亲项菊香14年照顾陌生女子宋雨微,真诚唤醒植物人》的专题片,2019年3月,央视13频道《新闻直播间》用6分55秒的时间,报道《项菊香十五年的不离不弃让一个素不相识的植物人获得重生》。

  17年前:她们是护工和病患

  项菊香有两个儿子,由于家里困难,大儿子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今年40岁的周忠伟是小儿子,在民泰房产当保安。

  周忠伟初中毕业后,被村里送到县委党校学习两年。项菊香不放心儿子一个人生活,就和老伴跟着进城。

  到城里,吃的住的都要钱。项菊香和老伴周下坎奶就在城里找活干,但因为没文化,项菊香和老伴只能在工地卖力气挣钱。后来,项菊香经人介绍去医院当了护工,宋雨薇是她护理的第二个病人。

  2004年5月的一天,当时29岁的宋雨薇在路上出了车祸,被送进医院。

  她全身多处受伤,意识不清,护工项菊香被医院指派照顾她。当时,项菊香从搬运工改行不久,宋雨薇是她照顾的第二个病人。

  后来,小宋身体状况平稳下来,每天静静躺着,不说话也不能交流,很久了,也没有亲人来找她。叁个月后,眼看着医院病床紧张,快要住不下,项菊香主动要求把小宋接回自己家照顾。

  之后,陆陆续续也有人来看过小宋,但没有人说自己是她的家人,这些人后来也没再出现。

  项菊香的父亲曾是村里的土郎中,为了尽快让宋雨薇好起来,但又因为经济压力,项菊香就自学针灸,自己继续为出院后的宋雨薇治疗。项菊香没上过学,不识字,年纪大了,视力也不好,怕扎坏了宋雨薇,她先在自己身上找到穴位,一针一针刺在自己身上练习,扎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因为“勤学苦练”,项菊香终于学会了针灸。医生说一次扎15分钟,为出疗效,项菊香一天给宋雨薇扎两次,一次半小时。

  项菊香说,大概一个月后,小宋叹了一口气;10个月后,她的手能动了,会简单说几句话了;4年后,能坐得住轮椅了……

  17年后:她们不是母女胜似母女

  自从把宋雨薇带回家照顾后,项菊香就专心在家照顾宋雨薇,一家人全靠老伴周下坎奶挑砖、挖沟挣钱养着。

  然而,2007年,项菊香的老伴突然中风瘫痪,项菊香一直到处借钱给老伴看病,老伴这一病就花了4万多元。2013年,老伴再次住院,又花了6万元。还好,当年做护工时认识的一位护士帮她做了担保,还垫付了一万元。

  “我的两个儿子、儿媳都很好,经常拿钱和吃的给我们。”项菊香说。

  而这一边,宋雨薇的生活依然不能自理,项菊香一边照顾老伴,一边还要照顾小宋。

  眼看着家里经济捉襟见肘,有人给她支招,“你不如到法院起诉这个姑娘啊,你有权要求得到这些年的护工费。要是能引发社会关注,或许能找到姑娘的亲生父母呢,这样你也好减轻些家里的压力。”

  官司打赢了,但小宋家人还是没出现,当然项菊香的困难也就没办法得到解决。官司结束后,项菊香又作了一个决定——到民政局办了手续,签了领养协议书。从此,她们就是一家人了!

  为了照顾两个病人,项菊香放弃了工作。之后,靠着民政局每个月的800元生活补助,加上老伴400多元一级残疾补助,零零碎碎捡一些瓶瓶罐罐来卖,日子紧巴巴地过。

  除了按摩、针灸,在饮食上,项菊香对宋雨薇也是百般照顾。她想吃啥就做啥,听人家说,黄酒炖红枣加猪肉,喝了能促进血液循环,补脑,有利康复,项菊香就经常炖好让宋雨薇喝。有时候,儿子在酒里面放了桂圆、荔枝等补品,让她也喝一点,但她舍不得喝。

  当年她被项菊香接回家时,才80多斤,现在已130多斤,49岁的脸上基本没皱纹。而项菊香自己以前120多斤,现在不到100斤。项菊香说,宋雨薇曾经被判为“一级伤残”,是个毫无知觉的植物人。现在,宋雨薇虽然在轮椅上,但却经常地做数学题,看《读者》、《知音》等书。

  脑袋受过重伤的宋雨薇很多事情已经不记得了,但项菊香对自己的好,她却是如数家珍:我妈做的菜可好吃了,比饭店都要好吃;我老喜欢吃土豆,我妈经常给我做;我妈可心疼我,不让我干活,什么活都不让我干;我喜欢看书,我妈捡到书都不会卖,留给我看……

  “妈你没上过学,我教您认字,以后等我身体好了,我养您。”如今在宋雨薇的眼里,项菊香就是她的亲妈,宋雨薇用一口地道的北方话一口一个亲妈的叫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女,就这样相依为命了17年。当年,医生一度担心,宋雨薇会一直处于植物人状态,而现在,她已经可以坐在轮椅上正常地吃饭、说话了。有人说这是一个生命的奇迹,在这个奇迹背后,是项菊香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坚守。

  17年来:项菊香落下一身病和债

  项菊香原先在城里租房住,因为家里有两个病人,常常被房东拒租而不得不搬家,加上不善表达,很少有人知道她的情况。

  直到2015年,小儿子周忠伟的老板意外了解到他家情况,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免费住处。

  项菊香由于要照顾两个病人,积劳成疾,身体有很多毛病:肩周炎、颈椎病、气管炎,最严重的是四肢的风湿病。

  风湿的毛病,是早年照顾宋雨薇落下的,那时候她大小便失禁,没钱买纸尿裤,就用尿布。洗尿布是项菊香每天必做的事,有时候尿布不管用,宋雨薇将被子毯子都拉湿了,还要洗被褥。

  为了省下水电费,项菊香都是拿到溪滩上去洗。夏天还好说,冬天就是受罪。

  就是因为水泡多了,项菊香落下了风湿的老毛病。

  有一年冬天,特别的冷,溪水都结冰了,项菊香还是去洗尿布,结果滑倒摔了一跤。这一跤摔得有点重,项菊香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但坚决不去医院,因为怕花钱。

  躺了几天后,项菊香挣扎着起来了,腰痛的毛病落下了。周忠伟说妈妈有时候晚上躺着痛得实在睡不着,就坐在板凳上,趴在床沿上睡。

  2015年的11月20日,有人把她的故事发到了网上,一下子传开,新闻媒体也相继作了报道。社会各界纷纷向她们伸出了援助之手。她们的生活也有了些改善。

  没想到,2016年,项菊香老伴去世,小儿子周忠伟也开始患病,智力逐渐下降,生活不能自理,常常一出门就找不到人,自己吃没吃饭也记不清楚。

  2018年,在相关部门的关心下,项菊香一家住进了廉租房。

  深圳市建辉慈善基金负责人看到项菊香搬家的新闻,就委托温州仁爱义工协会给她买了电视、空调、冰箱、油烟机等家用电器。

  居住环境好了,宋雨薇恢复的也快多了。“我每天都坚持让她做康复,我妹夫还给她买了个电洗脚盆,我一天给她泡两次。一年下来,她己经能简单的走几步了。”项菊香说。

  可是命运似乎总爱和项菊香开玩笑。2019年项菊香摔到,伤到了腰和肝,2020年又体检出肺有病。

  2021年初,仙居县民政局考虑到项菊香的身体就和她商量,先把宋雨薇送到福利院照料。

  “我不怕苦,不怕累,就怕自己病了、老了,以后没人照顾宋雨薇。”项菊香一边说,一遍抹眼泪,以前,我们的生活全靠儿子补贴一些,我再捡废品挣一些。现在小儿子生病失业,孙女还要上学,生活就更加困难了。现在,我连2000一年的房租都交不起了。

  “这么多年,为了照顾家里的两个病人,我里里外外欠下了10万元的债,陆续还了2万,还欠8万。现在雨薇住到福利院了,我想找点事做把债还了,把身体养好,再把她接回来。”项菊香说,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有她陪着我,送走了她我还真不习惯。

  在福利院吃的习惯吗?

  能每天坚持做康复吗?

  ………

  宋雨薇走后,项菊香各种担心,隔叁差五地给她送吃的、用的。她还把电洗脚盆送到了福利院,并叮嘱工作人员一定要给宋雨薇泡脚。

  不是亲生,胜似亲生。17年来,项菊香把母爱的天性衬托得光焰万丈,像一棵小草簇拥另一棵小草,最终让一个素不相识的植物人获得重生,项菊香用行动告诉世人,只有坚守道德良知,彼此珍惜关爱,才能穿越黑暗,拥抱光明。

标签:编辑:陶韬